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热搜: 泰国 清迈
查看: 1691|回复: 0

YouTube最大网红:千万富翁、游戏迷与辍学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5 00: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解密YouTube最大网红:千万富翁、游戏迷与辍学生


  YouTube知名主播PewDiePie近期推出了以自己为主角的游戏《PewDiePie:Legend of the Brofist》,并取得了不错的表现。PewDiePie是美国人气最高的主播之一,粉丝数已有4000万。而2015年他的收入达到1200万美元。《滚石》杂志近期刊文,介绍了PewDiePie的传奇历史。

YouTube最大网红:千万富翁、游戏迷与辍学生

YouTube最大网红:千万富翁、游戏迷与辍学生

  以下为文章全文:

  最近的一个周四下午,1500名年轻人聚集在曼哈顿巴诺书店的门外,想要看一眼26岁的菲利克斯·科尔伯格(Felix Kjellberg)。你或许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而他正是YouTube上的著名网红PewDiePie。一名21岁的金发女孩对我说,她从德克萨斯州开车33小时,于凌晨4点到达了纽约(专题)。这并不算什么,旁边一名年龄稍大的女士表示,她和自己的侄子从秘鲁赶来。排在队伍最前面的是16岁的施恩·弗拉纳干(Shane Flanagan)。他在前一晚就从新泽西(专题)搭乘大巴赶往纽约,并在一把遮阳伞下住了一晚。他表示:“我知道,这是他在东海岸的唯一一次见面会。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赶来。”

  科尔伯格此行是为了宣传自己的新书《这本书爱你》。这是一本幽默言论的合集,一出版就登上了“纽约时报年轻人最畅销平装书”的榜首。不过,粉丝的狂热并不仅仅是由于科尔伯格的搞笑和智慧。科尔伯格的工作是玩电子游戏。他的 YouTube频道有4000万订阅者,比加拿大全国人口更多。在电脑屏幕前,粉丝会观看科尔伯格操纵角色打僵尸,诱捕恐龙,以及在游戏世界里跑来跑去寻找道具。去年9月,他的频道成为了YouTube上观看量超过100亿的首个频道。根据《福布斯》的报道,他去年收入达到1200万美元。从许多方面来看,他都是互联网上最大的网红。

  在百思买店内,粉丝不时高喊着 “PewDiePie!PewDiePie!”声音甚至压过了百思买的店员。为科尔伯格准备的礼物,例如糖果、画像,以及一些毛绒玩具,将店内塞得满满当当。这次签售的规则是每人只能拍摄一张照片,同时不允许自拍。即便如此,有人估计,此次活动需要花4个多小时才能完成。一名百思买员工表示,她上一次看见这种盛况还是在美国前副总统戈尔2002年的活动上。

  所有这一切都表明,科尔伯格的吸引力并不只是游戏技巧。他制作了各种各样的内容,从而吸引粉丝。他会阅读并回复粉丝的评论和Twitter消息,以及使用在线聊天软件Omegle与粉丝一对一交流。在“周五和PewDiePie在一起”的视频中,他会满足粉丝的要求,而大部分情况是玩粉丝指定的游戏。他在屏幕上表现得有些傻乎乎,但常常都很有趣。而他这样做也显得很有个性,而不会令人感觉做作。他将自己的粉丝们称作“兄弟”,他们的官方标志是伸出拳头的动作(兄弟拳)。如果说巴诺书店的活动传达了某种信息,那就是无论男女都非常喜欢科尔伯格。

  观看PewDiePie的视频有些像是接受原始的尖叫疗法。科尔伯格嘴里总是念念有词,他会为自己在游戏中的胜利而大声庆祝,同时为被击败的对手念上一段悼词。他的保留节目还包括真人和动画版喜剧桥段。例如在他自己设计的“哈林摇”中,3个PewDiePie在屏幕上舞蹈。其中一人穿着粉红色的女士内衣。

  在巴诺书店后场的小房间里,穿着牛仔裤和红色格子T恤的科尔伯格拿着一个小蛋糕。这是新书发行商企鹅出版从布鲁克林一间烘培店专门为他订制的。科尔伯格有着一头金发,打理得很清爽,看起来很像是电影《公主新娘》中的卡里·埃尔维斯(Cary Elwes)。他的智囊团,包括创意经理和来自企鹅出版的代表,站在他周围,审阅着他的日程表。房间外面,粉丝们已开始焦躁不安。

  15分钟之后,当科尔伯格出现在台上时,他大声喊着“我爱你们!”他微笑着对着人群说:“我完全可以感受到你们的热情。我也爱你们!我的感觉就像是在竞选总统。”随着,他用标志性的语言喊道:“兄弟们将接管世界!”

  台下的许多粉丝都在尖叫,并比出标志性的应援手势。两名身穿同样PewDiePie T恤的13岁女孩在拥挤中摔到了台下。一名头发剃成PewDiePie标志性图案的小男孩在妈妈的搀扶下才走下了台。一名父亲从凌晨5点开始在场外等着自己的女儿和她的朋友。他对我说,唯一能和PewDiePie媲美的是当年的甲壳虫乐队。他表示:“你知道吗?我之前和女儿说过这件事,她的反应是:‘甲壳虫乐队是谁?’”

  科尔伯格在活动结束之后接受了采访。他承认,他的明星效应确实很难捉摸。他对我说:“看起来很傻。你的工作就是玩游戏?你从这件事里赚到钱?这太可笑了。但如果你更多地去了解这件事,更多地了解我,那么就会知道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也没有太多人能做成这件事。”

  来自瑞典的大学辍学生

  科尔伯格在瑞典哥德堡长大。他的母亲是一家会计公司的IT负责人。当他生病在家,不必上学时,母亲都会让他玩《超级马里奥》。因此,他会常常装病。用他的话来说,儿童时代自己常常是一副傻乐的样子,例如他曾穿着裙子去上幼儿园。他会尝试画出马里奥和刺猬索尼克等游戏形象,而老师也鼓励他发展自己的艺术天分。不过在稍微长大之后,科尔伯格更喜欢宅在卧室里,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游戏上。在高中时代,他常常逃课和朋友一起去网吧,玩各种MMORPG游戏,例如《魔兽世界》。他表示:“瑞典有着非常好的游戏文化。我们都是书呆子一样的人。”他的网名PewDiePie实际上是他的口头禅。如果完成了某些非常有趣的成就,或是掌握了一项困难的技巧,他就会脱口而出这个词。

  科尔伯格从来都不是一名好学生。然而在高中的最后一年,科尔伯格在物理考试中获得了最高分,超过了200名其他学生,并进入了第一志愿的大学。他又重新开始绘画,并使用当地艺术竞赛的奖金去购买了一台计算机。通过观看在线教程,他学会了视频编辑。他的首次表演是开放世界游戏《我的世界》(这款游戏的开发者是另一名瑞典人马库斯·佩尔松(Markus Persson))。科尔伯格回忆:“我当时很害羞。坐在房间里对着麦克风说话,对我来说这很奇怪。当时,这种事前所未闻。没有人真的去做这件事。”科尔伯格曾试图订阅自己的频道,“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可怜”,不过YouTube的规定禁止这样做。

  粉丝逐渐聚集,而最早一批粉丝开始在科尔伯格的视频下方发表评论。科尔伯格表示:“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家。”某天,他在视频中玩第一人称恐怖游戏《失忆症》,而他的胆小暴露无遗:在危险出现时,他开始尖叫、乱跑、咒骂。这已经成为他的标志。评论者随后表示,希望看到更多这种表演。“这时我就意识到,‘好的,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点’。”

  2011年,科尔伯格从大学退学,在一家卖热狗的小店找到了一份工作。最初,他的父母非常怀疑他的职业选择。科尔伯格表示:“他们说,‘这是什么?’你只是在网上玩游戏?我不理解。”科尔伯格随后向父母展示,他的视频已吸引了3万订阅者,这时父母才略感放心。一位好友帮助科尔伯格接触到了YouTube上的电子游戏网络。“我突然意识到,可以放弃自己的工作,专心于YouTube。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妙的时刻。”

  目前,科尔伯格和女友玛琪亚·比索宁(Marzia Bisognin)生活在一起,而后者也是YouTube网红。每天上午9点,他会从英格兰Brighton的公寓出门,带着两只宠物犬去附近的另一处公寓拍摄、编辑、上传视频。(实际上他不得不寻找另一个工作地点,因为楼上邻居投诉他发出的噪音太大。)PewDiePie的大部分视频都有着同样的介绍。 “兄弟们,最近怎么样?我的名字是PewDiePie!”并配上标志性的兄弟拳动作。在视频中,他的游戏会与时俱进。他表示:“我试图选择尚未被广泛讨论的游戏,某些时候甚至是一些恶名昭彰的游戏。”这样做的原因在于,他需要自己做出最真实的反应,而他只需设置好摄像头,按下启动键。

  游戏直播的历史

  观看他人打游戏的爱好早在街机时代就已出现,不过视频流媒体直播开启了游戏作为一种体育运动的黄金时代。在美国,超过30%的互联网用户会观看他人玩游戏。2014年8月,亚马逊以 9.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游戏流媒体直播平台Twitch,后者被称作“游戏界的ESPN”,但实际上观众要比ESPN更多。Twitch每月拥有1亿独立观众,这些观众平均每天观看超过1.5个小时的游戏视频。目前,Twitch是美国流量第四大的网站,仅次于Netflix、谷歌(微博)和苹果。

  Flash 游戏QWOP的开发者贝内特·福迪(Bennett Foddy)表示:“在70、80和90年代,这也可以发展壮大。然而直到几年前,拍摄游戏视频变得容易之后,这才开始流行。对于新新人类,这就是他们眼中的周日下午橄榄球比赛。”福迪目前在纽约大学从事游戏设计的教学。

  Twitch的兴起恰逢电子竞技的流行。电子竞技与传统运动类似,也有着知名的战队、联盟、锦标赛,以及明星。知名赞助商包括可口可乐、红牛和英特尔,而它们的赞助金额达到数百万美元。然而,类似PewDiePie的休闲游戏直播产业要比电子竞技规模更大,休闲类玩家更愿意观看其他人如何玩游戏。Ace of Geeks播客主、31岁的旧金山(专题)游戏玩家迈克·法图姆(Mike Fatum)表示:“最热门的主播会让粉丝感觉,他们是过程的一部分。如果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玩游戏,那么没有人会关心。”

  2014 年8月,Variety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13至18岁年轻人中,YouTube网红要比“传统”明星,例如珍妮佛·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和赛斯·洛根(Seth Rogen)更热门。YouTube内容商业化总监贾米·拜伦(Jamie Byrne)表示,这是由于类似科尔伯格的YouTube主播成为了新一代的脱口秀主持人:具备领袖魅力,脱稿发言,以及与观众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些主播不会根据预先写好的剧本去表演,真实性很好。”

  主流电视媒体也开始注意到这一现象。在近期的《The Late Show》节目中,主持人史蒂芬·科尔波特(Stephen Colbert)对待科尔伯格的态度就像是他是好莱坞大明星。科尔波特表示:“我希望感谢互联网,让他们的统治者今晚来到这里。”科尔伯格YouTube 频道的观众总数要达到《The Late Show》的10倍。他表示,这是他首次感觉到,YouTube作为一种媒体获得了传统媒体的尊重。“传统媒体曾试图撇开YouTube。这就像是他们对 YouTube感到畏惧,因为这是种新生事物。到目前为止,这是一种常见的态度。不过,科尔波特表现出了适当的态度。你不可能一直对抗。”

  2012年,科尔伯格与数字媒体公司Maker Studios签约,后者聚集了YouTube、Facebook、 Instagram和Vine等平台上的一批网红。Maker前CEO丹尼·扎平(Danny Zappin)推动科尔伯格走向国外。他表示,科尔伯格的频道每月观看量很快从1亿上升至超过2亿。Maker为PewDiePie制作了官方网站、应用和在线商店,围绕PewDiePie品牌销售商品。作为回报,科尔伯格协助推广了Maker专门的游戏频道Polaris,以及该公司其他的媒体活动,并将YouTube广告收入与该公司分成。

  成名后褒贬不一

  尽管科尔伯格目前的收入高于许多“财富500强”公司的CEO,但他指出,自己的日常生活并没有改变。“唯一的不同在于,当我离开家时,我会被其他人认出来。”他表示,直到4年前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名气,当时是在瑞典的一次游戏行业活动上。根据他的回忆:“我没有为此做好准备。我记得,当时有5个保安喊着人们往后退。局面似乎失去控制。发现自己成为明星,这太令人惊讶。”在2013年新加坡的一场活动期间,科尔伯格在Twitter上发布了自己在酒店游泳池的照片。而当他随后前往酒店大堂时,就发现有数百名粉丝聚集在那里。他表示:“我一开始都不知道,他们是在对着我尖叫。目前我可以说,有太多人观看这些视频。我还记得,我以往可以控制这一切,但目前一个人很难掌控这样的局面。”

  科尔伯格也有许多批评者,而他们对他发动了猛烈的攻击。在Reddit上,许多人都希望将PewDiePie下架。一名评论者表示:“他很少提供深刻的洞察,除了惯用套路之外也没有任何幽默感。”另一条评论显示:“有个性?他的声音让我心里发毛。”还有评论称:“PewDiePie就像是职业摔角领域的约翰·塞纳(John Cena):小孩们喜欢,成年人都很厌恶。”

  来自悉尼的25岁游戏玩家埃里克斯·瓦茨(Alex Sol Watts)喜欢观看Twitch上的电子竞技直播。他表示:“我很担心,他是游戏行业黑暗一面的指示符。最成功的主播竟然是个大吵大闹的家伙,这对文化的形成毫无帮助。如果PewDiePie成为他们的偶像,那么我很难想象,几年之后下一代游戏玩家会变成什么样。”

  这里也涉及到赚钱的问题。科尔伯格表示:“许多人认为,这是不公平的。他们认为,我只是整天坐在这里,对着屏幕大喊大叫。确实如此!但实际上还远不止于此。人们不知道的是,我有100亿的观看量,并将这些转化成某些别的东西。”

  以PewDiePie的经典风格,科尔伯格常常会与粉丝分享自己的腹黑评论。许多这些评论瞄准了自己的财富:“我感觉很有趣,有人一边大喊大叫一边玩游戏就能赚到很多钱,而许多人冒着生命危险为国家战斗但却收入很低。”“我对着空气尖叫,讲着段子,穿着女士内衣,跳着哈林摇,所以你们应该给我几百万美元。”“如果你们像我一样穿着比基尼,表现得同样好,那么你们也可以做到。”

  尽管他喜欢拿“仇恨者”开玩笑,但他也会对粉丝表示,不要参与到这些负面内容中:“请明白一点,实际上我并不关心这些,你们也应该如此。”他表示,金钱并没有改变他的日常生活。他没有忘记自己工作过的热狗店,以及为每月缴纳房租而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不过他表示:“即使我没有像现在一样强大,我也会这样做。”

  科尔伯格在YouTube平台上前所未有的成功使外界很难预测,未来会出现什么。在2014年底接受瑞典一家杂志采访时,科尔伯格被问到,他是否考虑与其他 YouTube网红一起,组建自己的网络。他表示:“我正在与几个人接触,我认为这样做是合适的。目前这样的网络管理很差。我希望帮助其他的 YouTube主播。”(他随后发布Twitter消息称,对于与Maker的合作感到愉快。)

  科尔伯格近期还曾前往洛杉矶(专题),为YouTube去年10月推出的按月付费服务YouTube Red拍摄原创视频。这些视频将于今年播出,名为“Scare PewDiePie”。视频在现实生活中模拟了游戏内的场景,就像是把鬼屋搬上了电视真人秀。科尔伯格否认,他准备好进军传统娱乐业,不过他承认,未来他可能需要重新思考面临的选择。他表示:“我不清楚,是否有人能一直去做这件事。我坐在这个房间里,制作了一段又一段视频,这已经有很长时间。”

  尽管举办了图书签售,在媒体上频频露面,并参加了电视节目的拍摄,科尔伯格仍然很少感觉到自己是个明星,而他也否认,自己已经厌倦了名气。他表示:“我拥有世界上最棒的工作。如果我的人生走上另一条路,例如我仍然在读大学,同时看到有人以玩游戏为生,那么我可能会想,‘这是什么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18-4-20 03: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