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热搜: 泰国 清迈
查看: 104|回复: 0

跨国公司困惑如何在美国梦和中国梦之间生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30 14: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跨国公司的新困惑 如何在美国梦和中国梦之间生存


企业如何在美国梦和中国梦之间生存


坎贝尔、霍夫曼:美国梦与中国梦截然不同,有先见之明的跨国公司高管应该找到办法确保自己在两种梦想中都能存活并蓬勃发展。

Bridger Intelligence Ltd主席阿拉斯泰尔•K•R•坎贝尔 优异资源集团总裁W•约翰•霍夫曼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上台打破了两国原有的国家治理和对外关系,让跨国公司和金融机构陷入了全新的困惑之中。相互冲突的梦想与现实激起的湍流,源于两国面对国内政治和经济挑战采取的看起来不可调和的政策和处理方式。

这两个大国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文明国家和两种截然不同的“梦想”。特朗普提出的最新版美国梦是“美国优先”和美国活力与繁荣的恢复。习近平宣扬的最新版中国梦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两种“梦想”似乎表明两国都在着眼于国内,但实际并非如此。美国、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特朗普政府,显然正试图部分卸下在世界舞台上的责任,而习近平正致力于推行以“一带一路”为代表的史无前例的全球扩张计划。

那么这两个梦想的关键异同点是什么?这两大强国共存而且避免陷入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的可能性有多大?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指出,在过去500年的世界历史上,有16个崛起国家威胁取代当时占统领地位的老牌强国的案例,其中12例以战争告终,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两国当中,中国是更容易看懂的一方,因为它详细阐述了目标和政策。模糊的是中国的决策过程,而非其采取的政策。

那么中国梦的主要特征是什么?简言之,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继续领导下到2021年实现小康社会,让中共实现在中国100多年的统治,并确保中国拥有军事硬实力保护其国内外的核心利益,不再重蹈19世纪和20世纪遭受外国列强侵略的覆辙。

因此中国梦从本质上是一个独特文明以中国为核心的梦想,它自认为在许多方面比其他文明更优越,当然也与任何当代文明国家不相上下。

这与年轻的美国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通过基于规则的多元化、自由市场和人才自由移民而得以发展起来。

两个梦想的核心对比似乎在于:中国领导层通过逾3000年的经验历史棱镜来寻求灵感,并试图将这种变革视野与现代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政治理论糅合在一起,而美国领导层透过以市场资本主义谋求持续进步的棱镜来看待事物。然而,由于短期政策令人困惑而且没有明确的战略规划,美国的梦想受挫。

两国民众的梦想可能非常类似:由面包和马戏背书的繁荣和安全。只有当他们的民族主义本能被激发的时候,他们才成为政治精英的工具,并帮助制造冲突。

这两个不同的梦想将会不可避免地导致冲突——“修昔底德陷阱”吗?

当今的博弈论分析大多认为,中美对抗将不可避免地升级为“相互确保摧毁”(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的情景,这是两国领导人都不希望的。两国的政界人士有强烈的生存本能,甚至在他们失败的时候仍优先保证生存。

然而,由于当今朝鲜的存在,日益可能的场景是爆发同样可能自我摧毁的常规军事冲突。特朗普不得不认为,短期有必要通过美国有限的先发制人打击手段来快速解决朝鲜问题。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随后就会引发朝鲜军队自动预设好的大规模常规军事回应,朝鲜一直准备着发射导弹和火炮。中国和美国和平解决复杂的朝鲜问题是本世纪最具挑战性的事件之一。结果将会影响未来数代人。

同样重要的还有,考虑哪种梦想之路更可能吸引和激励中美两国的更年轻一代人。

美国年轻人生活的空间远比中国年轻人更加多元化和分裂化;人生理想、自由和追求幸福都是美国个人主义的核心价值,他们并不崇尚团队精神。倘若美国与中国对抗,很难想象大多数美国年轻人会积极响应战斗号召,特别是当他们在当前政治精英中没有明显的领军人物的情况下。

中国年轻人生活在更等级化和严格管制的社会,拥有强大的历史和民族意识。当前这代人对文化大革命几乎一无所知,更不用说“大跃进”了。让他们对参与中华民族复兴和中国重新崛起成为国际舞台重要大国的挑战燃起兴趣,完全可行并且符合传统文化。再加上民族主义信息,中共拥有强大的工具来动员和引导新一代人,让他们从事或平和或激进的事业。

那么这对于想在两个势力圈都成功发展的跨国企业高管有什么影响?

毫无疑问,这个世界正在见证两个同时发生的模式转变,乍一看,它们可能看起来是拥有截然不同的两个生态系统的不可调和的对立面。在政治上肯定是这样,同时有一个有争议的问题——美国曾通过一些旧同盟、靠军事力量发挥全球影响力,那么其中将有多少同盟存活下来。

菲律宾、新加坡和韩国等传统盟友犹豫不决,经济上的必要考虑要求它们重新聚焦日益扩张的中国,而不是日益回缩的美国。同样的困境也摆在有先见之明的高管面前,他们不想烧断与美国(仍然是全世界最大的商品和服务市场)之间的桥梁,同时也将意识到在中共十九大后进入中国国内市场的限制将增多而不是减少。

因此,有先见之明的CEO需要制定一个策略,作为伙伴(而非对手)参与中国的全球扩张——这需要完全不同的策略。强大的西方跨国企业试图把产品强加给中国国内市场的时代已经结束:如今需要采取更微妙而灵活的方式抓住中国海外扩张带来的机遇和金融支持。

关键是确定并培养潜在的中国政治和商业伙伴,在“一带一路”倡议和跨境并购项目上和他们合作。没有任何一个跨国集团CEO可以忽视这个进入60多个国家有增长潜力的发展中世界市场、以及成熟的发达世界市场(中国已经成为其重要利益攸关方)的机遇。

为什么不找一种可以确保你在两个梦想中都能存活并蓬勃发展的方式呢?

阿拉斯泰尔•K•R•坎贝尔(Alastair K. R. Campbell)为香港战略咨询公司Bridger Intelligence Ltd的主席,W•约翰•霍夫曼(W. John Hoffmann)是香港中国战略及交易事务咨询公司优异资源集团(XRG)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

译者/何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17-10-23 21:2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