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热搜: 泰国 清迈
查看: 68|回复: 0

面对困境 中国外交需学会忍耐并等待新机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30 15: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行者 于 2017-8-30 15:25 编辑

面对困境 中国外交需学会等待


英国首相丘吉尔曾在自己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回忆录》里,这样描绘他对外交的理解:“外交并不能解决问题,但她可以延缓问题的激化。随着引发问题的变量在时间的推移下不断减弱,问题就会自行消失。”

丘吉尔的话并非金科玉律,但是,他至少意识到了外交的本质:外交突破的关键,就在于等待,因为时间会消磨老问题,也能制造新问题,并会在新变量的影响下缔造出地缘新格局。

很多时候,决定性的地缘变局并不存在于冠冕堂皇的外交峰会,那些声势浩大的政治会晤只能吸引看客的注意,却不能产生多少价值。地缘问题的产生往往源于被舆论所忽略的暗流,地缘问题的解决则常常得益于新问题的掩埋,而地缘格局壁垒的消失和重整则是涓涓暗流冲刷和沉积的结果——那些不为人知、缓慢有效、且难以逆转的政治因素才是国际关系的真正决定者——而协议的签订和战争的爆发不过是其演化结果的体现。

1585年,当黎塞留出生的时候,法兰西面临着哈布斯堡帝国的三面包围,强大的哈布斯堡不但在欧洲称雄,而且还握有广袤的南美殖民地,经济实力、军事实力远胜法国。从弗朗索瓦一世开始,法国试图打破哈布斯堡包围网的努力无一例外地都遭受了羞辱。

不过,早在1605年,年轻却精明的黎塞留通过法国宗教内战的经验,逐渐意识到在哈布斯堡统治下的德意志北部、捷克和尼德兰地区不断崛起的新教意识形态,将对坚不可摧的天主教哈布斯堡帝国造成何等严峻的冲击。“在不远的将来,强大的老邻居很可能会土崩瓦解。”

从1624年就任宰相开始,黎塞留主教身为一名天主教枢机,就开始不断资助尼德兰新教徒和德意志北部新教徒的军事叛乱,并鼓动新教国家瑞典进军德意志,最终新教徒的叛乱火焰烧毁了庞大哈布斯堡帝国的根基,并给德意志留下了成堆的独立碎片,给西班牙留下了崩溃的财政。在旧帝国瓦解的灰烬之中,法兰西的地缘形势被彻底改观,并成为欧洲局势的长期主导者——直到普法战争。

在此次外交中,黎塞留并未鲁莽地挑战哈布斯堡霸权,而是首先彻底消灭国内的新教徒叛乱,然后资助邻国的新教叛乱使其不断滋生,最终驱使宗教杀戮轻而易举地打垮哈布斯堡帝国。

法国通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击败强敌德意志

1873年,德意志帝国取得了普法战争的胜利,彻底压制了法国。为了孤立法国,俾斯麦以遏制法国共和革命病毒为由,通过共同的意识形态,联合欧洲最强大的君主国奥匈帝国、沙皇俄国组成了三帝同盟。

对于法国来说,这是一个几乎令人绝望的处境。但是法国外长德尔卡塞逐渐意识到盛行于俄国和东欧的泛斯拉夫意识形态将会摧毁俄国与德奥的友谊。俄国沙皇热衷于自诩斯拉夫人保卫者和解放者,以泛斯拉夫民族主义主义推动对奥斯曼帝国的侵略。考虑到奥匈帝国境内大量土地属于捷克、斯洛伐克、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波兰等斯拉夫民族聚居区,俄国人不断膨胀的斯拉夫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定将引发奥匈帝国的恐慌,并最终迫使两国走向敌对。

德尔卡塞的认知完全正确,随着俄国在巴尔干的不断扩张和奥斯曼帝国在该地区统治的瓦解,特别是柏林会议后奥匈帝国占据了斯拉夫民族聚居区波黑等地,迫使俄国摒弃与法国的意识形态争议,并最终走向法俄同盟——法国的外交孤立局面得到了彻底改观。

实际上,法国在17世纪初期和20世纪初期的外交成功,乃是充分意识到地缘新问题价值的结果。哈布斯堡境内的新教崛起,是16世纪前所未有的新问题;东欧地区泛斯拉夫民族主义的盛行,同样是19世纪未曾预闻的新变量。新教和泛斯拉夫主义问题的不断滋长,终究会使得传统的地缘问题被掩盖,并催生新的地缘格局——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决策者来说,最明智的举措莫过于积蓄力量等待变局。

今天,西方的情势同样类似。

欧洲和美国的人口结构正在出现不可逆的转变,无论是欧洲的伊斯兰人口剧增,还是美国的白人锐减,都将使得西方出现前所未有的新问题,考虑到人口结构的演化趋势,这些新问题只可能愈演愈烈,而不可能消弭。

欧洲在一个月内发生了十数起恐怖袭击,频率前所未有,宗教冲突愈演愈烈,法国总理瓦尔斯公开表示,法国无力阻止恐怖袭击。

人口和宗教问题迫使西方的政治局势发生剧变。非传统的政党如英国独立党、法国国民阵线、意大利五星运动、德国的另类备选、美国特朗普桑德斯逐渐取得了不逊于主流政党的支持率,另外,美国的共和、民主两党越来越明显的族群政治化倾向,都表明西方政治正进入历史性变更的边缘,其国内问题将逐渐外溢并失去控制。

对于西方来说,极端宗教主义的泛滥和人口结构的异化将迫使欧洲陷入内战的无解之局,而拉丁美洲移民的不断涌入则使得美国国内的族群政治愈发失衡,并失去控制。这些问题看上去润物无声,却能够在西方社会制造动荡和毁灭,从而最终形成其巨大地缘优势之下的阿克琉斯之踵。

历史的涓涓暗流正在深远地改变着世界的局势,并将彻底改变人类文明的走向。在绝佳的时机尚未到来之前,中国需要学会忍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17-11-21 20: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