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热搜: 泰国 清迈
查看: 20|回复: 0

本土科技巨擘颠覆传统国企 给政府带来两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6 19: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土科技巨擘颠覆传统国企 给政府带来两难


民营科技巨头崛起,符合推动中国经济转向消费和尖端科技的大方向,但这一趋势难免具有颠覆性,危及就业并把国企甩在后面。

英国《金融时报》 路易丝•卢卡斯 香港报道

北京方面指责它是“有毒的”。解放军称它危害部队的“战斗力”。一位17岁男孩在连续玩游戏40个小时后中风,导致家长们也加入批评的行列。《王者荣耀》(Honour of Kings)不只是全球最盈利的手游,仅在中国就拥有2亿注册用户,它还是各方密切关注的对象。

今年7月,在多个政府部门提出貌似协调一致的批评后,这个角色扮演游戏的制作方腾讯(Tencent)通过限制儿童游戏时间来回应——12岁以下一天只能玩一个小时,12岁至18岁的青少年一天最多只能玩2个小时。腾讯失去了约150亿美元市值。至于孩子们,许多人用假身份证或者借用父母的身份证来规避限制,继续沉溺于自己的游戏瘾。

但对腾讯来说,此举不只是隔靴搔痒式的惩罚。它向中国的科技巨头们发出通知:它们基本上不受限制的攀顶之旅——腾讯和阿里巴巴(Alibaba)与Facebook和亚马逊(Amazon)一起跻身于全球市值最高的10大公司之列——不能再指望北京方面的全权通行证。这些科技集团过去通过实行自我审查和发展与政府的关系,避免了更为严厉的监管干预。监管机构通常只是在回应公众反弹时才会采取行动。

但是自从《王者荣耀》引起风波以来,该行业看到了越来越多的警示信号。新闻和名人八卦网站被关闭。阿里巴巴旗下的电子商务平台淘宝(Taobao)受到点名批评,称其销售被禁的虚拟专用网络(VPN)工具。移动支付系统被要求通过一个中央结算平台处理后台交易,迫使它们重返实际上已被它们颠覆的传统银行业领域。

许多人认为腾讯和阿里巴巴已经变得过于强大,自2004年腾讯上市以来一直关注该公司的咨询公司China Channel的马修•布伦南(Matthew Brennan)就是其中之一。他说:“业内人士和我确信,中国政府也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它们真的开始主导越来越多的经济领域。”

随着中国在线购物继续蓬勃发展,阿里巴巴发布财报称,在截止今年6月底的3个月里,净利润增长近一倍,至逾20亿美元,超出分析师们的预期。同期腾讯收入同比飙升59%,至566.1亿元人民币(合86亿美元)。

腾讯开发信用评分系统 叫板阿里巴巴

此举说明腾讯拟加强移动支付业务。尽管阿里巴巴长期占据中国移动支付市场最大份额,但近来腾讯夺走一些地盘。

批评意见是,这些科技集团正变得和被它们打击的国企一样强大,对经济越来越重要。而当下中国政治氛围明显改变,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起反腐败斗争,并致力于减少系统性金融风险,在此过程中整合足够权力来控制自己的交接班安排。

即便对一位游客来说,在中国如果不借助阿里巴巴或者腾讯应用几乎都没法生活。通讯实际上全都通过腾讯的微信(WeChat)服务完成,商店里到处是要求APP支付的标识。中国国内人士的使用甚至更为频繁。据腾讯表示,一半的微信用户每天花费90分钟使用其服务——从社交媒体到支付,从新闻到音乐和游戏。

对腾讯来说,《王者荣耀》等游戏让人们在线时间更长,理论上来说花费也更多。同样,阿里巴巴从其电商根基拓展到视频直播和社交媒体,并通过其关联公司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推出理财等一系列金融产品。

这让政府面临一个两难。一方面,民营科技巨头的崛起符合推动中国经济转向消费和尖端科技的大方向。另一方面,这一趋势难免具有颠覆性,危及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并扩大了与笨拙臃肿的国企之间的差距。

《阿里巴巴——马云和他的102年梦想》(Alibaba: The House That Jack Ma Built)一书的作者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表示:“科技被视为再平衡经济的有用工具。但始终存在国企改革与依赖它们保住就业岗位之间的矛盾。”

分析师们表示,在对科技巨头们发出警告的同时,政府采取行动为国企注入新的动力。在与政府谈判近一年后,几家科技公司同意向国有固网电信运营商中国联通(China Unicom)投资120亿美元——在民营企业向前飞奔的当今数字时代,近年中国联通在市场上难以打开局面。

这笔资金来源于政府打造其所称的“混合所有制”的努力,这是对行业进行部分私有化的委婉说法。联通的交易是过去10年来最大的交易,尽管专家们仍然认为它不太可能大幅提高该电信集团的回报。

一位该交易的参与者将投资方名单描述为中国“互联网界的名人录”,并表示政府的意图非常明显:帮助国有企业“跨入新的数字时代”。

然而,在出了这笔钱后,这些公司很快便驱散这样的说法,即它们是被迫为国家服务;它们指出了潜在收益:合资企业、为自身服务提供更好的带宽、向联通的客户交叉销售。

但是,其中一位参与者说,这更像一个相关企业无法拒绝的报价。“你不能说‘不’,但你能限制自己不得不说‘是’的次数吗?”他们问。

针对腾讯和阿里巴巴提供的广受欢迎的支付方式和金融服务的限制已经出台,限制他们的货币市场基金可以投资的资产,以及规定必须通过银行结算支付。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由蚂蚁金服持有多数股权的余额宝,在监管部门的压力之下,今年已两度下调个人账户的最高限额,从100万元人民币降至10万元人民币。

“政府总想掌握支配权,”克拉克说,他也是技术咨询公司博达克(BDA)的创始人。“这就是中国的国情。政府有能力允许或拒绝国内和海外资本市场的准入,允许或拒绝市场主体利用机会。”

阿里巴巴和腾讯的那些一直受不了中国监管机构的海外同行,不太可能抱有太多同情—— Facebook,Twitter和谷歌(Google)均被中国屏蔽。

“你不能想当然地认为中国企业就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中国的一名并购律师说。“过去有人可能更乐观一点,认为它们能。但看看游戏领域(以及《王者荣耀》的例子)。我认为大家都会受到中央政府政策的影响。”

北京方面加大对本土企业的关注,反映了轻重缓急的转变。对经济和资本外流的担忧——中国的外汇储备在2014年6月到2017年1月之间下降了1万亿美元——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针对支付体系的新规则。即使是对《王者荣耀》的打击,也可以被视为与限制电影及足球等领域的境外收购是合拍的。

曾管理谷歌在华业务、如今执掌风险投资公司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的李开复(Kai-fu Lee)提出,中国在部署技术方面是“全世界最进步、最自由的”。但中国迅速崛起的在线支付行业意味着,与美国不同,北京方面失去了轻易追踪资金流动的能力,这引发了对逃税和洗钱的担心。

“收紧的时刻已然到来,我认为这是可以理解的,”他说。“因为如果你想要追踪洗钱和逃税,(通过这些支付体系)几乎是不可能的。”

此轮打压标志着北京方面几个工作重点的交汇:管控经济;改革对就业举足轻重的国有企业;以及党内政治。下月召开的十九大将标志着习近平作为中国共产党总书记第二个五年任期的起点。

习近平如今正在严格管制网上内容,清除从色情内容、八卦到异见的各类内容,关闭了数十家流媒体公司,此举被视为其巩固权力的手段。“他们始终掌握着审查权,”一名科技行业的律师表示,“如今我们正在迈向互联网完全由政府控制和监视的时代。”

自从今年8月被指允许“危害社会秩序”的内容传播后,腾讯以及科技同行百度(Baidu)和新浪微博(Sina Weibo)一直在接受监管部门的调查。据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表示,这些企业让“暴力恐怖、虚假谣言、淫秽色情”的帖子得以上网。在该调查宣布后,三家公司“深表歉意”。

一些人认为它们与《王者荣耀》落入的是同一张网,但是另一些人认为,和其他国家一样,游戏是更重大的社会问题。“政府在走民粹主义路线,”布伦南表示,“需要表现出他们在对一些影响人民的事情有所作为。”

另一位行业参与者补充称:“政府是替父母担心,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也是父母。”

这种家长式的作风似乎延伸到了国企。支付宝(Alipay)和微信支付(WeixinPay)——分别由阿里巴巴和腾讯运营的移动支付系统——的问世意味着,通过中国银行(BOC)、中国农业银行(ABC)和中国建设银行(CCB)等国有银行的资金大幅减少。

一名律师表示,科技企业实际上像银行一样运营,让人们转入工资和付款。“中国将限制这些企业能做的事,”他表示,“他们真的担心经济状况,没人掌握关于实际经济状况的准确数据。”

布伦南表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有利于经济,并使中国置身于移动支付的前沿。根据几家数据咨询公司的数据,中国移动支付市场总值8.8万亿美元,是美国的50倍以上。

但与此同时,“它们正在削弱国有银行部门,并且速度非常快,这可能导致不稳定……太多颠覆同时出现可能溢出,导致不安定。因此他们可能认为需要剪去一些它们的羽翼,”布伦南补充称。

作为回应,科技企业开始直接与政府合作开展项目。百度与中国国家发改委(NDRC)联手,打造一个国家级深度学习实验室。该公司以人工智能为重心的发展方向,契合政府力求到2030年在该领域领先世界的最新努力。

在国内,阿里巴巴正在把电商平台——“淘宝村”倡议——推向中国不那么主流的地区,并把电商平台与小商店结合(人们可以到店内使用互联网和取货)。此举非常切合政府的扶贫努力。

在海外,这些企业已经成了现代中国的新面貌。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Jack Ma)担当着中国软实力大使的角色,与多国首脑会见————他比习近平早一个月见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并承诺在美国创造100万就业岗位,承诺在非洲建立一只1000万美元的青年企业家基金。

“那非常有用,这就像中国的橱窗,”克拉克表示,“对他来说,风险在于人们更愿意见他,而不是政府领导人。”

译者/何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17-10-22 05:2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